市委党史研究室公务人员职业操守   党史姓党 立党为公 服务大局 育人资政       深学博研 素质提升 德才兼备 一专多能       唯真唯实 铁卷铁证 创新创造 立言立行       勇于担当 逢先必争 尽职尽责 尽心尽忠       光明磊落 浩然刚正 崇尚科学 弘扬新风       遵纪守法 明礼坦诚 清正廉洁 自警自重       仪表端庄 举止文明 和谐共处 理解宽容       见义勇为 驱邪扶正 家国天下 繁荣昌盛
党史天地
党史天地
1932年火神店暴动的前前后后
发布人:佚名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23日  浏览量:

1932年10月1日,在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的影响下,中共永城县委按照中共徐州特委的指示精神,领导中共火神店、邵长庄两个支部的50余名党员,在火神店举行了向国民党团防局及土豪武装进攻的武装暴动。但这次暴动牺牲了县委书记张宗孔,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对永城、夏邑、砀山一带的革命斗争,形成了很大的政治影响。

  1931年夏,中共永城县薛湖区委书记郭省三(郭子化)深入到永城北部的火神店、邵长庄(现均属夏邑)一带开展革命工作,先后在此地发展了50余名党员,组建了邵长庄、火神店两个党支部。这两个支部领导群众进行了许多革命活动。如1932年春夏之交,火神店支部发动数百无米下锅的群众,轰抢了地主王安和陈义的两仓麦子,并迫使周围其他地主低利或无利借粮给群众,使该区大部贫苦农民度过了春荒。邵长庄支部组织周围几村群众轰收了地主的麦子,减轻了群众缺粮之苦。当年7月,这两个支部发动数千群众,进行了声势浩大的反烟税斗争,吓跑了国民党山城集区公所人员,砸了区公所,声援了全县的反烟税斗争。这些革命活动,大涨了人民的志气,动摇了反动阶级的统治,提高了中国共产党在广大群众中的威望。

  但是,当时中共江苏省委执行王明的极“左”路线,发出《对徐海蚌各县发展游击与军事工作的指示信》,要求各县迅速举行暴动,并把永城作为暴动的重点区。中共徐州特委还派朱大同(后叛变)到永城,建立了暴动大队,朱任大队长,作为暴动的主力军。

  随后,中共永城县委在韩庄举行暴动,收缴了几家地主的地和浮财。地主韩甫熙(留法学生)因拒不交枪,被当场击毙。之后、朱大同他们整顿一下队伍,决定在党的工作开展较好的火神店地区进行暴动,夺取国民党火神店团防局(地方治安部队)及土豪武装的武器,进一步扩大暴动队伍,再进行更大规模的暴动。

  火神店是永城北部的一座较大集镇,永砀公路穿街而过,交通方便,有丈余高之寨墙和丈余宽之寨河环绕四周,仅东南、西、西北门可以出入。寨内驻有国民党火神店乡联保处和一个团防局加上土豪武装,共有50余人。在韩庄暴动发生后,该集敌人非常警觉,团防局士兵和土豪武装相互配合,昼夜巡逻,戒备森严。国民党永城县保安队也在火神店以南地区游弋,随时可以增援。从党的力量和群众基础看,火神店附近虽有50余名党员,但由于组织处于秘密状态,群众对党的认识并不十分清楚,能主动随着党员参加暴动的人不多。因而,无论从敌我力量、群众基础和当时社会形势看,火神店暴动的条件都是不成熟的,成功的希望是微乎其微的。

  1932年9月26日,韩庄暴动后,张宗孔、朱大同将暴动队伍带到火神店西南20余里的孙后寨,在那里研究火神店暴动,决定由县书记张宗孔亲自领导,时间定在9月30日夜间。具体做法是,张宗孔先带少数武装人员潜入火神店寨内,同寨内的党员一起,利用团防局的内线,伺机将局子里的枪搞到手,然后鸣枪为号,接应暴动主力攻寨;朱大同率领暴动大队及火神店支部住在寨外的党员及邵长庄支部的全体党员夜间先将火神店包围,闻张宗孔他们在寨内发的讯号后即从外面猛攻,里应外合,攻下寨子。由于郭省三反对这次暴动,县委指定县委委员刘金铃(刘屏江)做火神店、邵长庄两个党支部全体党员参加暴动的动员工作。

  9月28日晚,刘金铃召集火神店支部书记王光辉、邵长庄支部书记邵理昌等20余名党员骨干,在火神店东6里徐集的一座破庙里开会,宣布县委关于两个支部全部党员参加暴动的决定,同时布置了任务;邵长庄支部党员及住在火神店寨外的火神店支部党员,随朱大同的暴动大队一同攻寨;住火神店寨内的党员,首先接应张宗孔所带的小部武装潜入寨内,暴动开始时,一起从内部发动攻击,并指定党员王义德承担迎接张宗孔所带潜入人员的任务。

  29日,各支部分头进行动员。同日,张宗孔又亲自到火神店和邵长庄进一步动员。张宗孔到火神店时,由于支部书记王光辉夜里从徐集回家翻寨墙时摔坏了胳膊已去洪楼治疗,便找到支部委员张新奎和王光普。因王光普的公开身份是国民党薛湖区区员,和火神店乡联保处及团防局的联系较多,张宗孔决定潜入寨里时的联系人由原定的王义德改为王光普,由王光普动员团防局的士兵王光美作内线,里应外合搞团防局的枪。

  9月30日夜,张宗孔、朱大同率300余人的暴动大队(多数是当地著名土匪胡贞卫的队伍)秘密驻进距火神店2里许的曾王庄。接着,张宗孔带领王茂君、薛保、邵世良、王光丁、德新等人,携短枪潜入火神店寨内,混入街隅首东侧路南张甫旃的皮条店里。这个店和团防局错对门,白天做生意,夜晚设赌场,各种人员都有。

  张宗孔等装做打牌和看牌的,在店里混了一夜,却始终不见王光普来联系,感到事情蹊跷(实际上王光普安排王光美后,便睡觉去了,而王光美根本没有行动)。天色微明,一行人只得到原联系人王义德家。有人嫌冷,提出要出去喝粥,王义德便领他们到街隅首去。这时,街上除几个做生意的外,没有几个人,张宗孔等一些人在街上徘徊,十分显眼。薛保到厕所解手,不慎露出了手枪穗,被卖煤土的陈毛来看见。由于薛保以前为糊口而参加过杆子会,陈毛来误以为薛保领土匪来劫寨,便跑到团防局去报告。

  团防局班长陈朝均闻讯立即带4名士兵赶到街隅首,见薛保正在喝粥,便围住,要搜身。薛保被迫扔下粥碗拔枪相击。张宗孔等看事已暴露,也被迫开枪射击,同时迅速南撤,双方展开枪战。团防局其他官兵及土豪武装闻枪声纷纷赶来。

  寨内做好暴动准备的党员王义臣见此情景,隐蔽在一巷口内往追兵群里扔出一枚手榴弹,阻止追兵,掩护张宗孔等撤退。

  张宗孔、王茂君利用手榴弹爆炸时形成的混乱,迅速往东南门跑去,被不明真相的群众王仁青发现。王大声吆喝:“大马子(即土匪)过去了,快操家伙!”随即招拢一些人追赶。张宗孔在出东南门门洞时,被从寨墙上扔下来的砖头,砸成重伤。勉强冲出寨门后,团防局的兵已经追上,他便隐蔽在一小饭铺中阻击敌人,敌人集中火力向张宗孔射击。张宗孔顽强抗击,最后弹尽牺牲。

  薛保在撤退途中和火店乡联保主任王光昌遭遇,便奋不顾身追击王光昌。王光昌躲进一厕所,从墙洞内开枪。薛保腿被打断,跌扑在地。此时,陈朝均领人追到,吆喝着去缴薛保的枪。薛保挣扎着挺起身子,跪地向敌猛烈射击,打完一梭子子弹,在换梭子时被乱枪击中,壮烈牺牲。在激战中,火神店支部委员张新奎也弹尽被捉。一些未暴露的党员立即潜回家中。

  在寨外等待攻寨的朱大同,迟迟得不到张宗孔发出的攻寨讯号,正焦急万分,突听寨内枪声大作,知事有变,忙下令攻寨,接应张宗孔等。但火神店之敌已将寨门紧闭,登寨坚守。对峙一阵后,只接应出从西北门撤出的邵世良和已经负伤的德新2人,其余内潜人员一时下落不明,攻寨被迫停止。土匪胡贞卫一看事情不妙,立即带队离去。火神店、邵长庄支部的党员也大都潜回各村。朱大同无奈,只得带着剩下的暴动队伍西撤至孙后寨。

  暴动队伍刚刚撤走,国民党永城县保安队即赶到火神店,同团防局的士兵一起大肆搜捕参加暴动的共产党员。王义臣、于怀劲、朱连仲、冯广德、徐风先等5人被逮捕;王光辉、王光普、陈信如及青年团长王义先等利用混乱及早外逃,得以幸免。

  稍后几日,王义德、王义方及邵长庄的邵理等党员,还有县委委员刘金铃、郑桂月夫妇也遭逮捕(刘金铃直到西安事变后,国共第三次合作时才被释放)。被捕的人,有的被押往开封蹲监,有的自首。未遭逮捕的党员无法在家安身,大部离家出走(有的至今杳无音信)。火神店、邵长庄两个支部被彻底破坏。

  火神店暴动虽然失败了,但参加暴动的全体共产党员听党指挥、不怕牺牲、英勇参战的大无畏革命精神永远值得赞扬。一些隐蔽下来的共产党员,到抗日战争开始,中共永城党组织恢复建立时,又重新站出来,投人到抗日战争的滚滚洪流中。

豫ICP备12019704号 联系电话:03703288512 电子邮箱 sqswdsbyk@163.com
中共商丘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技术支持:商丘亿博网络有限公司